泰来资讯网

用户登录

首页

首页

资讯

查看

杀人嫌犯逃亡29年终落网,受害者儿子:爹死娘改嫁,出不起学费我跪地求人,望判死刑

2020-09-01/ 泰来资讯网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今年4月,安徽蚌埠警方发文称,3月27日,蚌埠固镇县公安局民警奔波1200多公里,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一小区
今年4月,安徽蚌埠警方发文称,3月27日,蚌埠固镇县公安局民警奔波1200多公里,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一小区的车库,抓获杀人后潜逃29年的犯罪嫌疑人谷某。

时光追溯到1991年9月4日,那是一个雨夜。在固镇县连城镇东南部一个小村庄,有人在一位农户家猪圈旁发现一具男尸,周围喷溅大量血迹,身体表明有明显外伤,而嫌疑人谷某早已逃之夭夭。

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追查,侦查员进一步明确侦查方向和重点,将目标重新定位集中在河北、内蒙古两个省区。经工作,内蒙古通辽市一位叫“谷文斌”的居民进入了警方的视线。

侦查员立即和户籍地公安机关联系核查,发现“谷文斌”户籍信息异常,结合面部细微特征,警方初步认定“谷文斌”就是逃犯谷某。后将谷某抓获。

石家庄大众驾校

石家庄蓝天驾校


经审讯,谷某潜逃后先后到过河北和内蒙古,在矿上干过临时工,后来学会了开挖掘机。直到案发,谷某的妻子才知道丈夫是个杀人逃犯。

在被抓获的那一刻,谷某称,“这一天终于来了,我白天夜里听到警笛声就害怕,看到警察就慌,这下解脱了,可以睡个好觉了。”

8月24日,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,受害者的儿子闻庆在称,当年案发的时候他才6个月大,细节是他母亲告诉他的。 当年自己的父亲去找谷某后没几分钟就发生惨案,谷某逃了29年,他自从记得事起每年都去询问案子的进展。

“其实也会担心,万一他已死了,这个案子永远破不了了呢?快30年过去了,其实我也很迷茫,这个人还在不在。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都不会放弃。”

父亲走后,母亲改嫁,闻庆在只能随爷爷奶奶生活,日子过得很苦,“我父亲死了以后,我爷爷奶奶就在家里面养些猪养些羊,我那个时候上学,学费,哪怕是100块钱,我家里都拿不出来,我奶奶带着我去跪求人家,求村里面的人,求村长,求着人家同意给我免去了学费。”

知道凶手被抓的那一刻,闻庆在觉得“苍天有眼”。

他称,这个案子目前已移交检察院,检方以涉嫌“故意伤害罪”的罪名起诉谷某,他对此表示不服,闻庆在和他的律师认为谷某的罪名应该是“故意杀人”。

潇湘晨报记者联系蚌埠市检察院,一名工作人员称,此案现在已起诉递交给法院了,具体开庭时间还不清楚。

问及起诉的罪名,其解释到,“起诉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,因为当时他们两个是发生争执以后,在撕扯的过程中,他把对方给捅死的,是没有杀人的故意的。”

对话受害者儿子

01

因捞麦秆发生争执

潇湘晨报: 你对涉嫌罪名有异议?

闻庆在: 起诉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,作为受害者家属,我们认为应是故意杀人罪。

潇湘晨报: 为什么?

闻庆在: 平常普通人吵架,他身上为什么要揣着刀呢?而且凶手是直接一刀捅在胸口,贯穿伤,他要不是想让这个人死怎么会下这么狠的手?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我父亲去了,去的是别人,估计也跑不掉。

潇湘晨报: 当年事发的时候你多大?

闻庆在: 那时候我才六个月,这些事情都是我妈告诉我的。

潇湘晨报: 当年发生了什么?

闻庆在: 这件事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,那年还牵扯另一个人,闻刚(化名),是闻刚和谷某发生口角。

潇湘晨报: 他们为什么发生口角?

闻庆在:那年发大水,把麦秆吹散飘到这飘到那的,那年代穷,没有柴火烧,就想捞点麦秆回去晒干当柴火烧,他们就是因为麦秆的事情发生口角。

然后那天晚上天刚刚黑,闻刚找到我父亲,说谷某骂了我父亲。我父亲就纳闷了,他为什么骂我?论辈分谷某比我父亲低,我父亲当时就想去说一下他,本来他怀里抱着我在吃饭的,就把我给我妈了,他嘴里还吃着馒头,筷子都没放下就出去了。

02

村里凑了2000块安葬父亲

潇湘晨报: 闻刚一起去了吗?

闻庆在: 听闻刚的说法,那天晚上他和我父亲出去之后,先是路过他家,他就停顿了几分钟,只有我父亲自己去了巷口。

潇湘晨报: 然后呢?

闻庆在: 过了没几分钟,我妈就去叫我父亲,找到巷口,就发现我父亲脸朝下躺在那,他右边手臂被捅了一刀,第二刀在胸口,贯穿伤。凶手捅伤我父亲之后就逃跑了。

潇湘晨报 :你父亲伤得重吗?

闻庆在: 当时我母亲抱着我父亲,父亲那时候只能感受有微弱的呼吸,想抢救也抢救不及时了。父亲出事以后,我们村里面都忙着去看能不能把我父亲救过来,没想着去追凶。

潇湘晨报 :报警了吗?

闻庆在: 我们当天晚上到村大队报警,但是那个时候穷,村里根本没有电话,第二天警方才过来,这中间隔了十几个小时。法医鉴定也是第二天早上才到的。我父亲去世以后,村里面凑了2000块钱把我父亲安葬了。出殡的时候公安局也在,说防止他再回来杀人,伤害我母亲。

潇湘晨报: 你父亲之前跟谷某有什么纠纷吗?

闻庆在: 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他可能是那样,就是情绪已到那个点,就产生了杀人念头。

潇湘晨报: 事发的时候你父亲多大?

闻庆在 :23岁左右。

03

村里人告诉我父亲被杀了

潇湘晨报: 事发时你刚六个月大,长大后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?

闻庆在: 我10岁以前,家里面根本就没有跟我提过我父亲是怎么死的。我有时候好奇就会问一下,我那个时候小,到处跑,村子里的人就指给我看,说哪一家的人把你父亲杀死了。

潇湘晨报: 你信吗?

闻庆在: 信,因为我父亲在村里人缘很好的,他们不会编这种话骗我。

潇湘晨报: 后来呢?

闻庆在: 后来是我大伯和我说的,在我十几岁的时候,他说你父亲和别人吵架,被人家拿刀捅死了,他就说了三言两语,没有讲那么详细。

潇湘晨报: 你母亲呢?

闻庆在: 我父亲出事后不久我母亲就回娘家了,后来改嫁,之后我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潇湘晨报 :你们自己尝试去找凶手吗?

闻庆在: 关键是找不到啊,从我开始记事起,我每年都要去我们公安局里面去问这个案子有没有进展,每年都问了,这个案子就像是我的一块心病,但这么多年的答案都是一样的,没有什么进展,公安局说他们也没有放弃,也在努力,我也只能这样了。

04

知道凶手被抓觉得苍天有眼

潇湘晨报: 这么多年没找到想过放弃吗?

闻庆在: 大概是五六年前,谷鹏好像回来过一次,我亲戚和谷某家房子都同一个地方,她给我打电话说看着眼熟,是不是谷某,毕竟也这么多年过去了,长相是会变的。

我那个时候在外面打工,然后我专门跑回去,去公安局,问谷某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看到有个人和谷某很像,他可能回来了。公安局就从他家族入手,去那蹲守了几天,没抓到人。

潇湘晨报: 之前一直没有结果,会不会想说放弃?

闻庆在: 其实也会担心,万一他已死了,这个案子永远破不了了呢?快30年过去了,其实我也很迷茫,这个人还在不在。

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都不会放弃。这个案子他竟然立了案,就是讲除非我老了,或者我出事了,再或者凶手出了事,不然的话他永远都放在那搁着。

可能我的唯一的信念就是这样,只要我活着,我必须要还我父亲一个正义。

潇湘晨报: 你是怎么知道他被抓到的?

闻庆在: 我大伯母在老家种地,她告诉我的,那天中午在家吃饭,村里面来了三四辆警车,来指认现场,看到这么热闹,怎么这么多人,她一看才知道是这个人被抓到了。然后她立马打电话给我。

潇湘晨报: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?

闻庆在: 苍天有眼。

潇湘晨报: 然后呢?

闻庆在: 凶手被抓以后,我电话里面我就跟我大嫂说,我说你买点纸钱,去跟我父亲上个坟,告诉他说凶手抓到了,叫他安息。因为当时我还在那边打工,后来回去之后,我就一直在跟这个案子。

05

被抓可能和疫情排查严格有关

潇湘晨报: 警方通报说他凶手最后在内蒙古抓到的。

闻庆在 :他本来有一个老婆的,离婚了,前妻就回了贵州。出事后警方曾去贵州找过他前妻,前妻说他来过,但她没留他。然后谷某去了河北,那边煤矿多嘛,他就学了开挖掘机,在河北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后来又去了内蒙古。那时候可能是信息没那么发达,不需要身份证也能工作之类的。这回他被抓住,可能也和疫情有点关系,疫情期间对身份排查更严格些。

潇湘晨报: 谷某的家人呢?

闻庆在: 出事之后他们一家就搬离村子了,我们还住在村子里。

别墅装修

幼儿园装修公司

店铺装修


潇湘晨报: 闻刚呢?

闻庆在:闻刚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好,之前警方找他做了笔录。

潇湘晨报: 其实也有可能那个时候谷某不是想杀人?

闻庆在: 谷某在审讯的时候说自己当时并不想杀人,我觉得这只是他为了减轻自己罪责的说法。发生凶案的那几分钟发生了什么,只有谷某一个人知道,他的说法肯定偏向于自己。

潇湘晨报: 怎么说?

闻庆在: 对我们被害人家属来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,站在客观的角分析,说谷某和我父亲没有任何纠葛,我父亲相当于去调解的一个过程,然后几分钟之内两刀就捅死了,他不是故意杀人是什么呢?

潇湘晨报: 你这边的诉求是什么?

闻庆在 :凶手手段很残忍,当年要是迅速抓到,抓到了以后可能就是死刑,现在抓到,他也必须是死刑吧?

06

父亲是一个很能干的人

潇湘晨报: 出事的时候你刚几个月大,记得父亲的样子吗?

闻庆在: 我小的时候,家里面有两张老照片,照片是农忙的时候拍的,那个照片是黑白的,没有镀膜,那张照片上的人只能认一个模糊的轮廓,他身体那部分已经花了。我也只能凭照片去看,然后大概的想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。现在照片已没有了,家里面装修过,照片就不见了。

潇湘晨报: 你知道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

闻庆在: 在当时的情况下,我父亲还是比较能干的,有那种带着我们村的人致富的想法,他人缘也挺好的,出殡那天周边好几个村庄都有人来帮忙。

潇湘晨报: 村里人怎么描述你父亲?

闻庆在: 我父亲是一大家子里面比较有能力的,他不管怎么样,哪怕穷,但是他不认输,他就搞点小生意做这样子,所以那个时候我家的条件还可以,但是我父亲出事以后,紧接着我母亲改嫁,我们家可以说一下子到了谷底,我那个时候能活过来,可以说少不了我爷爷奶奶和我大伯母她们。

潇湘晨报: 你父亲去世后你们过得怎么样?

闻庆在: 我父亲死了以后,我爷爷奶奶就在家里面养些猪养些羊,我那个时候上学,学费,哪怕是100块钱,我家里都拿不出来,我奶奶带着我去跪求人家,求村里面的人,村长啊,求着人家同意给我免去了学费。

潇湘晨报: 你爸有兄弟姐妹吗?他们会帮助你吗?

闻庆在: 我爸一共是4兄弟姐妹,平时他们也会送些东西给我吃,但是这些都是有限的,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,经济条件也不富裕。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疙瘩,我的家庭变成这样,这一切都是谷某造成的,如果我父亲活着的话,可能我现在的日子要好很多,直到现在我都有一个信念,他要为他的作为付出代价。

07

告诉孩子要珍惜现在的生活

潇湘晨报: 恨你母亲吗?

闻庆在: 现在我母亲来给我出庭作证,我也挺感激她的,但是我对她心里面还是有一点点的恨意。 因为作为一个母亲,30年来都没来看过我。 但是她听说谷某被抓到过以后,我去找他,我说我父亲的凶手抓到了,请她去做个笔录,出庭作证,然后我母亲说我去,她说得很坚决,所以对这件事我也挺感激她的。

潇湘晨报: 平时想父亲吗?

闻庆在: 想啊,你说我看到别人家有父有母,我是一个孤儿,我心里能不能不难受吗?我每次单独给父亲上香的时候,我都要给他多烧点纸钱,希望他睁开眼帮我找到这个凶手。

潇湘晨报: 你在外面工作?

闻庆在 :是的,我有自己的工作,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,有自己的小孩要养活。所以是每年回老家的时候去问问案件的进展。

潇湘晨报: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,家庭条件怎么样?

闻庆在: 一般,管个温饱,我有两个孩子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。我家里的地都给别人种了,现实就是这样,出来工作能稍微过得宽裕一点点。

潇湘晨报: 你父亲的事对你教育孩子有没有什么影响?

闻庆在: 小孩都存在一个叛逆期,但是我现在长大了之后,回想我自己叛逆期,就觉得那个时候的态度,那种不听话,很可笑。现在教育孩子,我也会告诉他,你们的爸爸是怎么熬过来的,要学会珍惜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